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讲真,微短剧实在应拜周星驰为师

时间:02-02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24

讲真,微短剧实在应拜周星驰为师

飞虎队员卧底学校,竟与警局联手考试作弊;富二代进京考武状元,竟是为青楼女子。以及:唐伯虎拿毛笔蘸料烤鸡翅,超级特工踩手提箱蹦高翻墙,孙悟空前世是土匪,食神下凡做奸商,巧克力和保鲜膜能“捉鬼”,十块一本《如来神掌》学后可从天而降打坏蛋……只有你想不到,没有他做不到。而且他的电影,反转场面极多,常被剪接成短视频在手机上各个平台疯传。所以,当听到周星驰要进军微短剧,并在5月上线《金猪玉叶》,似乎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,而且还有一点“怎么现在才来”的感觉。当然,对于苦等《美人鱼2》《功夫2》的观众,这大概不是什么好消息。不过,沿用“欠周星驰一张电影票”的梗,那今年就给周星驰充值吧。壹微短剧时代,周星驰来了“9527”是华府武状元赐给唐伯虎的终身代号。后来,唐伯虎摘掉代号,抱得美人归;可网友忘不掉它,连带片中的“小强”“浮云”“旺财”等成为几代人的网络热词。如今,这个代号冠名为周星驰的微短剧厂牌名。剧场海报一看就很“周星驰”。舞台大幕拉开,戴着帽子,白发及肩,看着监视器的形象,自然是周星驰本人,这是他当导演的状态,或许暗示了他将下场执导,而非像去年网飞的《美猴王》般挂名监制。站在他身后的三个角色,斑点长裙女性是《美人鱼》里的“林允”,桌上的人鱼画像就来自本片的“邓超报案”名场面;看《(演员的自我)修养》的是《喜剧之王》中的尹天仇;厨师装扮者指向《食神》里的史蒂芬;地上坐着的玩偶是外星人“长江七号”;打板器毋庸赘言,直接点名《唐伯虎点秋香》。整个海报就是周星驰电影宇宙的一瞥,充满记忆、情怀、童趣与笑声的一瞥。这些颇具代表性的作品,便是他闯进微短剧领域的底气、勇气和人气。可问题来了,为什么是微短剧?因为它火,新,观众爱看,还有得赚。三年前,微短剧还是个陌生概念。2021年,微短剧备案数量398部,次年翻6倍有余;到2023年,备案数量近3000部,上线短剧超1400部,平均每天3.8部,市场规模超370亿元。要知道去年中国电影总票房为549.15亿元,与之相比,微短剧制作周期短、投资性价比高、题材内容限制少,其市场潜力可见一斑。像《哎呀!皇后娘娘来打工》,24小时用户充值破1200万;《闪婚后,傅先生马甲藏不住了》24小时充值流水破2000万;被业内人士视作“天花板”的《无双》上线两个月充值破3亿元。悄然间,微短剧已成为“暴利”行业。短视频平台、传统影视公司、网文平台、长视频平台等蜂拥而上,意图在风口起飞。因短剧的主赛道是竖屏视频,横店也一度变成“竖店”。后来,爱奇艺、优酷、腾讯等长视频平台加入战场,推出横屏微短剧,并请出明星下场,甚至某些微短剧已经远销海外,或直接在海外投拍制作。仿佛一夜之间,世界刮起了微短剧旋风,任谁都无法忽视。谈及内容,微短剧和网络爽文的逻辑相仿,热门题材多集中在霸道富豪、虐恋甜宠、穿越重生、草根逆袭、战神权谋等,怎么爽怎么来,哪怕狗血、浮夸、造作和土味,亦在所不惜。在这些同质化严重乃至泛滥成灾的内容类型中,明显存在一个缺口——喜剧。从相声到小品,从脱口秀到喜剧综艺,从情景喜剧到喜剧片,喜剧从来都是我们生活的盐。我们需要见缝插针的快乐,应对负担繁重的生活。笑声是缓冲压力的一道屏障;尤其是来自记忆中的笑声。这就是为什么总有人在“考古”,看《武林外传》《我爱我家》,看赵丽蓉、赵本山小品,因为我们需要这口药,它不一定多有疗效,但至少甜。周星驰是几代人记忆深处,笑得最大声、最开心的那个角色。他完全可以提供微短喜剧和我们对某类喜剧的期待。微短剧爆火,喜剧岂能缺席?谈及中国喜剧,更离不开周星驰。他的入场,是微短剧市场的召唤,更是一种恰逢其时。贰微短剧创作,周星驰太懂了5G时代几乎是争夺人类注意力的时代。我们耐心有限,对一个视频的容忍度可能不超过10秒。微短剧必须第一时间留住观众。这就要求它的创作,必须实现“短、快、爽”,缺一不可。周星驰的作品,恰恰就有这三类特征。“短”,就是指有悬念的段落。对微短剧而言,一集时长基本不超过10分钟,多集中在2-5分钟的区间。倘若电影是一篇文章,微短剧的一集就是一个段落;段落与段落的粘连,全靠悬念支撑。周星驰的电影段落感相当明显。就像《西游降魔篇》,收伏鱼妖、猪妖、猴妖,然后上路取经。三个段落,结构清晰;若再细分,可将大段落拆解成“妖怪作恶——玄奘降伏——高手援助——双方对战——玄奘胜出”的小段落。每个小段落就是一集微短剧。再以《功夫》为例,倘若拆分成微短剧:第1段,“冯小刚”大闹警局,被斧头帮灭杀,交代故事背景乃黑帮横行的乱世。第2段,混混阿星登场,到猪笼寨社区打劫,反被“打脸”,“穿云箭”意外招来斧头帮;第3段,斧头帮和猪笼寨大战,开始斧头帮占优,后来高手出场,大败斧头帮;第4段,阿星是斧头帮大战以及失利的祸源。斧头帮要杀他出气,他以开锁功夫自救。一路梳理下去,可拆解成15个段落左右。每个段落嫌长,便再细分成1-2分钟的小段落,如第1段,可分成:警员坠楼,局长战栗,究竟何人猖狂——“冯小刚”出场,大闹警局,突然风声异动——斧头帮出现,“冯小刚”逃跑被抓,命运如何——命运是死,他的女人又将如何——嘴上说放过女人,结果扣动扳机——斧头帮跳舞狂欢,谁堪为救世之主。如果把《功夫》剪辑成微短剧,凭借周星驰的节奏感和悬念设计,可以非常“丝滑”地变成100集微短剧,相信付费看的人不在少数。再说“快”,它指的是在单位段落内,高效率地提供信息,创造情绪或转折。且以《喜剧之王》的一个片段进行说明,周星驰如何用几个位置(镜头),让情绪大起大落,让剧情百转千回。春宵一夜后,尹天仇拿出全部家当,“付费”给柳飘飘。他知道这种行径是对情感的亵渎。柳飘飘一句“谢谢老板”,宣布感情彻底沦为交易,双方关系降到冰点。柳飘飘出门,回望铁窗,仍有眷恋。镜头反打,刚刚缩在床上的尹天仇,突然切换位置,站在窗户旁躲着,心存愧疚,不敢面对,却也有不甘。关系在挣扎中有所升温。柳飘飘走在街上,尹天仇位置再次切换,出现在窗口,两人隔空对望,说话,在台词的拉扯中,表示将回归各自生活。直到镜头切回对望的视角:“不上班行不行?”这是尹天仇的爱情邀约。关系升温,未到沸点。“不上班你养我啊?”这是柳飘飘的婉拒,降温的同时留有余地。镜头正反打,挥手告别。尹天仇看她走,看海,看到人消失不见。关系骤降到冰点。悬念落回到柳飘飘,她继续无望地走。尹天仇第三次切换位置,来到街上,与柳飘飘持平,是不留余地地直接面对。“又怎么了?”“我养你啊。”以上台词托出,直接冲到沸点。这一刻,世界静止了,感情浓到至极。“你先照顾好自己吧,傻瓜。”稀松平常的台词,却写尽了一个被爱伤透的风尘女子,再次遇到爱时的犹疑、感动、怯弱与不舍。她走了。尹天仇的全景停驻在街道上,无助又茫然。仅四个尹天仇的位置:床上,窗内,窗外,街道,毫不瘀滞,快刀切去,就实现了悲喜交集,起伏跌宕。情感流转,忽上忽下,如急救者的心电图。你能想象,以上所有信息、转折、变化,仅仅用了不到2分钟吗?这就是周星驰的导演功底。天下武功唯“快”不破,他不仅“快”,还“快”得效率奇高。至于“爽”,就是在单位段落里,调动观众情绪,令其满足。通俗讲,即坏人打脸,好人逆袭,恶人受罚,善人受赏,实现直接的、痛快的胜利。这方面,周星驰可谓集大成者。唐伯虎文斗武斗压垮宁王;苏灿从废人炼成降龙十八掌;猪肉摊上的杀猪刀,净是无坚不摧的天山寒铁;整蛊专家的秘密武器,是奶油血滴子、电流香蕉和诚实豆沙包;包龙星的嘴皮子,大内密探的神奇发明,食神的“黯然销魂”叉烧饭,孙悟空变熔岩巨猩……这些爽点设计,不避市井凡俗,饱含童真童趣,又充满沉浮悲欢。远比流行的霸总、甜宠、复仇与穿越等带来的“爽点”高级。微短剧实在应拜周星驰为师。如今导师下场,“短、快、爽”轻松拿捏,当然玩得转微短剧了。叁微短剧喜剧,周星驰可以的喜剧是生活的哈哈镜,现实的照妖镜,以及时代的显微镜。统摄喜剧的语法是当下,换言之,笑点具有时效性。过去“卖拐”是笑点,现在你得卖互联网产品;过去是“囧途”之旅,现在是“大闹”年会;过去是一大家子围着电视“独乐不如众乐”,现在是人手一部手机“我一人饮酒醉”。喜剧的媒介,从庙街、天桥和舞台,变成电视和荧幕,又变成互联网和社交媒体,再到如今,短视频称王称霸。内容载体也一路从相声小品,进化到电影电视,再到以易小星《万万没想到》、大鹏《屌丝男士》为代表的互联网短剧,尔后有易于切割成短视频的《脱口秀大会》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等,直到今天,很多网友已经没有耐心等待一部影视剧作品的笑点和高潮,请直接将高潮以最直接迅猛的方式交出来。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引爆网络的作品《进化论》微短剧应运而生,有其必然性。喜剧要适应这套法则,还有一段路要走。毕竟一个“包袱”要响,要设情景,埋梗,再引爆,需要时间。就像《功夫》里的阿星去找火云邪神,倘若将这段戏搬进微短剧,再摘掉周星驰的名头,换别人来演,恐怕没等到主角闯入精神病院,网友就会划走这段视频。“包袱”再快,也快不过上来就是打脸、逆袭、穿越、招亲、比富的爽剧情节。或许这也是微短剧狂奔的年代,喜剧题材却一直滞后的原因。周星驰进场,不仅仅是他个人喜剧作品的与时俱进,更为重要的是,或许他可以凭借个人影响力、粉丝号召力和喜剧创作力,将观众的耐心阈值拔高,更为从容地进入喜剧语境,而不是甘心于一顿又一顿流水快餐。2019年,周星驰,图据视觉中国需要有人创造一种规则:1分钟才响的“包袱”,与10秒钟就冒出的“爽点”,二者在情绪满足上,优劣难分,价值难定,从而肯定喜剧的存在意义,让喜剧这种贴近生活本身的艺术,与微短剧这种提炼生活快感的形式,实现接轨。这个适配度的问题,舍周星驰其谁!当然,我们期待他能恢复演员身份,至少在微短剧中客串个角色,这是对“九五二七”剧场最好的宣传;只是遗憾,吴孟达不在了。不然,两人以微短剧再聚前缘,那真的是微短剧的盛世,影迷的嘉年华了。文/李瑞峰 编辑 王力强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